本会动态

文章详情页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Dubnation翻譯】Curry「三」兄弟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07-11 17:27:02来源:933棋牌-棋牌真钱-最靠谱的棋牌点击:2

  馬庫斯-湯普森文:史蒂芬,賽斯,還有他們第三位柯瑞兄弟——他們獨一無二的的關係

  註:原文發於勇拓西決之前

  

  (頂部圖片來自Andrew

  D. Bernstein/Getty Images)

  那是2013年夏天。克里斯-斯特拉坎在洛杉磯,與斯蒂芬-柯瑞和賽斯-柯瑞在一起。當時他們正在鞋業巨頭「ACI International」的CEO史蒂文-傑克遜的家中,與訓練師羅布-麥克拉納漢一起訓練。傑克遜位於貝艾爾市的家有一個體育館,這個場館可以說是和斯台普斯中心球場一模一樣。

  這是斯特拉坎一次見證柯瑞兄弟一對一的機會。三星的一份代言合約為他們帶來了一款配有最先進攝像頭的新手機。他們讓斯特拉坎拍攝柯瑞兄弟打球,將像素點投在兩人身上。斯蒂芬剛剛從勇士隊的季後賽中回歸生活幾個月,而賽斯在完成他在杜克大學的職業生涯后正準備進入NBA。

  這是一場「弒弟」之戰。

  「斯蒂芬怎麼打怎麼有,」斯特拉坎周一回憶道。「賽斯甚至阻攻了幾次投籃,然後就是因為他阻攻了,那些球才進了。賽斯有句名言:『斯蒂芬是全世界最幸運的人。』賽斯真的覺得他比斯蒂芬要更好,他一直有這種感覺。」

  在西區決賽中勇士隊對上拓荒者隊,兩兄弟碰面的時候,人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斯蒂芬和他的弟弟賽斯身上,據埃利亞斯體育(Elias Sports)報道,這是西區決賽第一次出現兄弟對壘。但,斯特拉坎,是你應該知道的第三個柯瑞兄弟。

  他與他們,姓氏不一,血統不同。但是他和他們的關係——他融入他們的方式,他們傾聽他的,和他一起歡笑,並信任他的方式——就像他與他們血濃於水。他沒有他們的身高、運動天賦,或是投籃能力。他甚至在高中都沒有通過校二隊選拔。但他和他們談論籃球、消化和分解比賽的方式,就好像他,如出一轍地,也能柔和地做出後撤步,退後一步思考問題。

  他們不是同鄉鄰友,出身也不盡相同。他由紐約的一位單身媽媽撫養長大,跟斯蒂芬、賽斯與父親戴爾在夏洛特享受的NBA生活相距甚遠。但是,這些差異使他更加「富有」,其意義遠超其那些金錢、地位、人脈。

  斯特拉坎說:「我想說,這就好像我們來自同一個母親。他們對我來說意味著一切。看斯蒂芬打球是我最喜歡做的事情之一,賽斯也是,我愛死他們了。對我來說,他們根本不是籃球運動員,我們是真正的兄弟。」

  斯特拉坎(名字讀音可為Strawn)在聚光燈下的時間不多。他大部分時間都在幕後,隱匿在他的時尚裝備和運動鞋世界里。若說廣告宣傳,那麼唯一的方式是通過經營他的非營利性組織『Kick’n It』,利用運動鞋文化的影響力和吸引力為社區服務,其中包括每年一次的製鞋運動,旨在對抗非洲污染土帶來的致命疾病的傳播,因為那裡的人民對合適的鞋子太過缺少。

  沒有多少人,像柯瑞兄弟稱呼「COSeezy」的這個人一樣,那麼知根知底地了解柯瑞兄弟。在他們人生大大小小的關鍵時刻,他是他們忠實可靠的老朋友,對兩人都是如此,他是知己,亦是領路人,他是這個小圈子裡佁然不動的一份子了。在戴爾和桑婭-柯瑞夫婦的祝福下,在家人的擁抱下,他已經成為了這兩位NBA球星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所以對他來說,這輪系列賽(跟老爸老媽的行程一樣)將是一段很長的旅程。

  全世界都將在這輪系列賽中看到兄弟倆創造歷史。他們的父母也會在觀眾的人海中,拋硬幣決定各自支持哪個孩子。他們的妹妹,西德爾-柯瑞-李,嫁給了勇士隊的後衛達米恩-李,當她的兄弟們對峙時,她也會有一段「中立妹妹」的歷史。

  但是斯特拉坎,在他的內心深處,將會為賽斯傾力加油。

  「Steph有兩個MVP了啊,」他說道,「爆米花也讓他吃了。」

  但賽斯還在為自己的職業生涯構建而努力。他在5個賽季里為6支球隊效力。在達拉斯突破性的16-17賽季(前42場比賽,場均12.8分,投籃48%—均為職業生涯新高)后,與拓荒者本賽季簽約(職業生涯新高的出戰74場比賽,45%的三分命中率)前,賽斯上賽季由於左脛骨骨折錯過了整個賽季。

  「我的意思是,他經歷了一段奇趣層出的旅程,才走到了今天的位置,」斯蒂芬這樣評價賽斯。「他經歷了一些嚴重的受傷和手術,這些讓他錯過了整整兩年的時間,基本上是大學畢業那年和去年。所以對他來說,只要努力並明白自己屬於這個級別,就會走上一條不同的道路。他對自己的信心從未動搖,他努力訓練,努力打球,你能知道為什麼,在去年錯過了整整一年之後,波特蘭還想要他,為什麼他穩定在輪換陣容中。從這個意義上說,看著他克服重重困難,做自己,這個過程是很棒的。」

  

  ” COSeezy “克里斯-斯特拉坎,斯蒂芬-柯瑞和賽斯-柯瑞的朋友,Kick’n It的創始人。(Khristopher Sandifer/The Athletic特輯)

  斯特拉坎幾乎是家裡唯一的孩子。母親波琳,有一個大女兒,他還有一個姐姐和他爸爸住在一起。但在斯特拉坎小的時候,他們都長大了,也都離開了。所以從前只有他和他的母親在紐約埃爾蒙特鎮的家裡,那兒就在皇后村外面,離貝爾蒙特公園近得能聽到嘶吼聲—那是賽馬三重冠的最後一站。

  7歲時,他遇到了兩個男孩,他們後來成為了好朋友。布倫登-麥克雷和達揚-沃雷爾。從二年級開始,一直到高中,他們親密無間。

  斯特拉坎對讀高校不感興趣,但他母親叫他必須上大學。他就根據自己最喜歡的運動員的去向申請學校。喬治城大學?因為艾弗森。馬紹爾大學?因為蘭迪-莫斯。他沒有去這些學校的成績,所以他只是浪費了申請費的錢。

  「你說我咋去喬治城啊?」他邊說,邊開懷大笑。

  一些垃圾郵件中,混入了一封來自利伯緹大學(Liberty

  University)的信件,利伯緹大學是弗吉尼亞州林奇堡(Lynchburg)的一所私立福音派基督教學院。這些學校正在尋找有色人種學生,並提供了一系列資助機會,斯特拉坎接受了這份錄取。他說服他的夥計布倫登和達揚和他一起去。在三人相處十年之後,他們無法想象各奔東西的情景。

  斯特拉坎到了大學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籃球辦公室。他打了條領帶,穿了件系扣襯衫,寬鬆的長褲和考究的鞋子。他帶了三封高中的推薦信,他非常想為籃球隊工作。

  2001年,當他還是西萬哈卡高中(Sewanhaka High)的新生時,他沒有入選籃球隊。但他的兩個哥們兒做到了,所以無論如何,每次訓練和比賽他都會參加、教練最終讓他記錄數據。高二的時候,斯特拉坎進入了校二隊,但他一直在為校隊管理書籍。在校代表隊的又一次嘗試沒有成功,所以他放棄了,最後成為兩個隊的全職統計員。

  一場比賽他得到25美元,所以當兩支球隊比賽時,他賺50美元。那是個夢,真的。他熱愛這項運動,即使不上場打球,他也全身心地投入其中。他想在大學里有同樣的經歷,所以他在利伯緹大學追求這樣一份工作。他可能是第一個穿著教會服裝帶著推薦信出現的經理候選人。

  他得到了這份臨時工作,從經理小組的五名經理中最低地位的一位開始。他很快意識到,他不只是在統計數據。經理們被要求洗衣服、給水瓶裝水以及干其他各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斯特拉坎喜歡,他整個人都投入這項運動之中,傾其所有。

  他從一個新的角度看比賽,他聽著人群擁擠的聲音,他見證著每個回合在場上的表現方式,也見證著球員們打球時的精彩。除此之外,中游聯盟的籃球手們如此的身長體壯也迷住了他,洗臭烘烘的運動衫是值得的。

  「我很驚訝,因為每個人都這麼高,」他說。「在我的家鄉,一個大個子身高是6英尺1英寸。看到6尺8寸,6尺9寸的小夥子們有這樣的技術,我被迷住了。我就是喜歡籃球比賽,喜歡它,我不在乎我要做多少活打多少工,我只是想為團隊盡一份力。」

  布倫登最終離開了利伯緹大學。他討厭它,太嚴格了,也太神聖化,感恩節假期后他便沒有回來。但達揚很喜歡並堅持了下來。

  斯特拉坎呢,他變成了「COSeezy」。團隊經理通常都是穿著制服,這跑跑那顛顛,低調無名的助手。但斯特拉坎來不了那種事,他把紐約的風格帶到了林奇堡。他在高中時被評為「最佳著裝」,很受歡迎。大學也並沒有改變他,他背的坎耶-韋斯特設計的路易威登「克里斯托弗(Christopher)」背包,還有實時更新的潮流鞋子,就是明證。

  在利伯緹大學,這樣的風格是反文化的。校園裡的酷男們都是傳教士,用低沉的聲音讚美和禮拜領袖的傳教士。斯特拉坎呢,他帶著世俗的情感,他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像是一個被棄者。除了籃球隊,那裡還有其他的,不守「精神成長」那一套的棄子們,被斯特拉坎所吸引著。

  2007年,里奇-麥凱被聘為男子籃球教練。沒過多久,他就注意到了斯特拉坎對球員們的影響。很快,他就被升職了。麥凱創造了一個新的職位:學生助理。這份工作包括所有的經理工作,但同時還包括影片分析師和招聘組的職責。斯特拉坎處在比賽的另一個更深的層次,從一個完全獨特的有利位置審視籃球。

  斯特拉坎說:「麥凱教練發掘了我從未發覺的來自內心的愛。」

  他不僅為他的球隊觀看和剪輯影片,他還必須為他們面對的每一支球隊以及可能在錦標賽中面對的每一支球隊這樣做。這就是他初次邂逅斯蒂芬-柯瑞的原因。2007年3月,他觀看了戴維森對馬里蘭的比賽錄像,看到柯瑞在著名防守球員D.J.-斯特勞貝里身上砍下30分。當斯特拉坎被派去幫助挖掘塞思-柯瑞時,這一點變得尤為重要。

  他們在2007年11月,賽斯訪問利伯緹大學時第一次見面,一見如故。賽斯很安靜,有點孤僻。儘管他很好地用他從父親那裡學來的柔滑作以掩飾,賽斯的周圍還是像豎起了一堵看不見的牆,。

  斯特拉坎說:「當我和戴爾在一起而賽斯不在的時候,那就像和賽斯在一起時沒什麼兩樣。他們的言談舉止,音樂方面,籃球方面,還有他們那低沉地搞笑方式。你不必注意你說的話,他們都隨性得很。」

  「斯蒂芬呢,就比較像他媽媽。他長得像他媽媽,舉止也像他媽媽。但他始終仰視著他的父親,他渴望成為戴爾那樣的人。但賽斯就是戴爾。他們就是同一個人。」

  斯特拉坎知道這一點,因為他和賽斯一見如故。賽斯第二次回來到利伯緹做客的時候,他和斯特拉坎一起出去玩,兩人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這也說得通。賽斯痴迷於紐約文化。電影,音樂,他是Jay-Z的超級粉絲,從賽斯的社群媒體賬號@SDotCurry就能看出其影響,ID引用了這位饒舌歌手著名的別名。斯特拉坎就像一個文化研究教授。所有賽斯因為在「新約」(基督教)家庭中長大而錯失掉的經典,斯特拉坎都能給予還原。

  次年3月,斯特拉坎前往夏洛特市觀看賽斯參加高中全明星賽。戴爾和桑婭在底特律跟著斯蒂芬的腳步看2008年NCAA錦標賽。於是賽斯邀請斯特拉坎去他家看比賽。

  「這是我們友誼的重要組成部分,」斯特拉坎說。「我和他在看斯蒂芬比賽。我們是他最大的粉絲,真的。」

  那年八月,賽斯邀請斯特拉坎參加一場婚禮,這使那家人大開眼界。賽斯不是那種會邀請朋友過來的人。真是件神奇的事:賽斯和誰相處得如此融洽?

  斯特拉坎說斯蒂芬從一開始就很酷,賽斯的認可就足夠了。此外,斯蒂芬還從斯特拉坎身上收穫著歡樂,他身上流淌著紐約人的才華,那是電影和音樂的無盡源泉。

  「斯蒂芬對什麼都愛得要死,」斯特拉坎說。「他認為我實在太TND有趣了。」

  賽斯得到了弗吉尼亞理工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學校不想再錯過柯瑞兄弟的另一位了,但學校想讓他當紅衫隊員[譯註]。不過賽斯自己已經準備好要上場比賽了,所以他選擇了利伯緹。他和斯特拉坎形影不離,訓練時一起,甚至不在場館內時也在一起。他們一起坐在公交車上,一起戴著耳機看《24小時》里的傑克-鮑爾死裡逃生,在客場之旅時合住一室。大多數假期,斯特拉坎都不能回家,因為紐約太遠了,而且由於日程安排,籃球隊准許離開的時間更少。所以他會在桑婭親自邀請下,到柯瑞家去度假。

  紅衫(Redshirt),是暫停校級比賽一年的美國大學生運動員,以便提高技術並延長一年參加同級別比賽的資格。

  在利伯緹大學時期,斯特拉坎如數家珍的回憶之一就是每次比賽後都能聽到戴爾和賽斯說球。

  「比賽結束后,戴爾給賽斯做了一個指導綱要,」他說。「這幾乎就像他從記憶中絲絲入扣地截取膠片,僅僅是聽他講這些驚人的見解就已經很了不起了,對我來說,這是最吊炸天的事情之一。這是一個NBA球員,一個我清晰記著他何時仍征戰聯盟的球員,和他的兒子談論比賽。作為一名分析比賽的學生,這簡直不可思議。」

  2009年夏天是一個過渡時期。斯蒂芬當時正進入選秀,賽斯則從利伯緹大學向其他學校轉學,斯特拉坎畢業了。但首先,他們在夏洛特一起度過了夏天。他們整日地打籃球,斯特拉坎是兩個兄弟的籃板手,他們也一起拿點東西吃,放鬆一下。他們一起觀看了《明星夥伴》(Entourage)的整個系列,三人都是名聲和兄弟都情誼交織在一起,他們的生活其實相似無比。

  隨著尼克隊在2009年選秀中獲得第8順位,柯瑞一家把目光投向了尼克隊。紐約的一切都指向柯瑞,所以(紐約長大的)斯特拉坎肯定要跟他們一起去的。畢竟,他已經向他們介紹了他最喜歡的電影《全款支付》(Paid in Full),以及一家雜貨店裡的碎乳酪三明治。他被僱用了。

  儘管勇士隊半路殺出並最終在第七順位選中柯瑞,把他送到奧克蘭,斯特拉坎仍然是與柯瑞同行的最佳選擇。

  斯特拉坎的工作是做柯瑞的「看門人」,每個人都必須通過他這關(接觸柯瑞)。甚至沒人知道柯瑞的電話號碼。他負責跟進柯瑞的經紀公司「八角(Octagon)」的最新消息,並擔任斯蒂芬的EA Sports代言的聯絡人,這是第一筆需要他參加活動並為該品牌帶來知名度的合約。斯特拉坎和斯蒂芬也分擔做飯的職責,不過斯蒂芬可以自己烹調,而斯特拉坎則聽從桑婭的建議,藉助「夢中晚餐」(Dream dinners,一個家庭烹飪網站)做飯。

  在與賽斯形影不離的日子之後,斯特拉坎突然與斯蒂芬結下了不解之緣。他甚至不得不深入自己的影片分析背景,收集一些亮點,提醒斯蒂芬他自己是如何統治比賽的,希望能讓他擺脫一些菜鳥時期的被動。斯特拉坎仍然記得蒙塔-埃利斯成為「柯瑞小隊」成員的那一刻。

  「3月14日。斯蒂芬的生日。」他說起柯瑞的新秀賽季時說道,「我們為斯蒂芬舉辦了一個派對,蒙塔用他的方式表達他(對柯瑞)的愛。他買了所有的酒水,付了所有的錢。蒙塔真的很拿斯蒂芬當摯友。」

  

  歲歲年年,斯蒂芬、克里斯以及賽斯已經在一起這樣歡笑很久了。(圖片由克里斯-斯特拉坎本人提供)

  最終,柯瑞雄起了,「八角」公司派了一隊人去專門為他服務。斯特拉坎甚至更入幕後中的幕後。但這三個人之間的紐帶早已萬分牢固。他們不是在一起看電影,就是一起出去玩、一起大笑;如果都不是,那麼其中一個柯瑞就會一邊看另一個柯瑞打球,一邊和斯特拉坎來回發信息。

  在波特蘭對金塊的次輪系列賽中,當賽斯和金塊的威爾-巴頓進入對轟狀態時,斯蒂芬很快就在Facetime上跟斯特拉坎通話,通話過程中他簡直笑崩了。當柯瑞在第6場對陣休士頓的比賽中爆炸輸出時,塞思和斯特拉坎一起發出了對斯蒂芬的讚歎之詞。

  還記得本賽季早些時候,去年12月,賽斯在甲骨文球館對陣勇士隊的比賽中的搶眼表現嗎?他在第四節攻下勇士11分,在此期間對位斯蒂芬打入三個三分中的兩個,包括一次對他哥哥的一記側移撤步三分「火炮」。

  「我給斯蒂芬上了道好菜,對吧?」賽斯在拓荒者1分險勝之後一看到斯特拉坎就對他說。

  當然,斯蒂芬賽後也在慶祝他弟弟的表現。他很快指出賽斯的一些腳步動作有多出色。

  「斯蒂芬很喜歡,」斯特拉坎說。「他把賽斯吹了個昏天黑地。」

  你也知道,賽斯讓他哥哥聽到了他的聲音。

  「當然,他讓我見識了。」斯蒂芬說。

  這是他們人格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他們合作如此融洽的原因。斯蒂芬和斯特拉坎對賽斯骨子裡含著同樣的熱情。當斯蒂芬上場時,賽斯和斯特拉坎也對斯蒂芬拚命地熱愛著。

  賽斯在本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觀眾席上,人群中,觀看斯蒂芬參加西區決賽,NBA總冠軍賽。所以在球場上競爭(進入總冠軍賽的資格)將會很有趣。我們倆的夢想成真了。」

  他們一起看《明星夥伴》,一起吃喝活動的日子不像以前那麼多了。他們之間的距離,家庭的責任,這限制了他們的兄弟三人在一起的時間,但如今的斯特拉坎,在(柯瑞)家中的位置仍然根深蒂固。他,是第三位柯瑞兄弟。

  為什麼,這對他如此重要,以下便是原因。2011年2月,布倫登-麥克雷死於車禍。今年早些時候,達揚-沃雷爾死於哮喘發作。他兒時兩個最親密的朋友都走了。他們陪伴著他度過了青春期和高中,讓他不再感到孤獨,這是他媽媽唯二允許他一起過夜的朋友。不過周二開始,甲骨文將上演一場最令他欣慰的故事,以撫慰他倒下的朋友們帶來的傷痛。

  他,還有兩個兄弟啊。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